服务热线: 0551-65112273
欢迎光临海洋之神官网!
新闻动态
行业动态

永续债起航:银行补充资本 为支持民企增实力

时间:2019-02-22 来源:鼎众金融 阅读量:972

“增强银行资本实力是提升金融支持实体经济能力的重要方面和基本条件。银行做生意也要‘本钱’,资本金是银行经营的基础。”近日,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潘功胜在国务院政策例行吹风会上表示。

接受《金融时报》记者采访的多位专家预测,2019年,纾困民营、小微企业融资,银行业仍被寄予厚望,而实现“宽信用”的一个重要前提是,银行资本实力的允许。因此,春节过后,银行资本补充迎来阵阵政策“春风”。

特别是,近日由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关于加强金融服务民营企业的若干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所提出的支持银行资本补充的相关举措,受到市场广泛关注。

支持民企银行亟需“补血”

“要想强化银行支持实体经济的能力,就必须夯实银行的资本。”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银行研究中心主任曾刚在接受《金融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在加强对民营、小微企业金融支持的背景下,商业银行加大信贷投放却受制于资本约束,创新银行资本补充工具、畅通资本补充渠道刻不容缓。

据银保监会初步统计,截至2018年12月末,银行业各项贷款140.6万亿元,同比增长12.6%。2018年前11个月,人民币贷款增量占社会融资规模增量的83.4%。这也就是说,银行信贷投放力度加大的同时,对资本的消耗也必然会增加。

在支持商业银行补充资本方面,《意见》提出一些新提法,引发市场关注。其中之一是首次提出把民营和小微企业融资服务质量和规模作为中小商业银行发行股票的重要考量因素。“资本约束是近年来中小银行业务发展的重要瓶颈之一,此项措施将对提升中小银行服务民营企业的积极性,发挥有效的正向激励作用。”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梁栋材表示。

东方金诚首席金融分析师徐承远认为,资本补充压力主要集中在两类银行:第一类是前期表外、同业等业务扩张较快,监管趋严导致资产回表或资本补计压力较大的商业银行,以部分股份制银行以及大型城商行为主;第二类是盈利能力大幅下降,内源资本补充能力明显下滑的中小银行,以部分农商行和小型城商行为主。

不过,除了中小银行之外,大型商业银行资本补充压力也并不小。由于工行、农行、中行、建行四大行均被认定为全球系统重要性银行,因而面临全球系统重要性银行的总损失吸收能力(TLAC)要求。中信建投证券银行首席分析师杨荣预计,为了满足TLAC的监管要求,四大行每家每年需再融资1000亿元补充其他一级资本。

永续债发行获强力推动

值得关注的是,近期,永续债发行受到监管层强力推动以及银行机构的积极响应。2月19日,潘功胜在国务院政策例行吹风会上介绍了支持商业银行通过永续债补充资本金、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有关情况。

“当前,永续债是银行补充资本的一个较好渠道。” 潘功胜表示,永续债没有固定期限,或是到期日为机构存续期,具有一定损失吸收能力,可计入银行其他一级资本。永续债是国际上银行补充其他一级资本比较常用的一种工具,有比较成熟的模式。中国的银行资本补充中优先股和二级资本债券发行已经常态化,但此前没有使用永续债。这次由央行牵头,在中国引入银行永续债,既可以拓宽银行资本补充渠道,又可以深化和丰富债券市场的产品序列。

1月25日,中国银行发行首单商业银行永续债,额度为400亿元。据投行相关人士介绍,从市场情况来看,首单永续债发行定价较具吸引力,买方市场活跃,全场认购倍数超两倍。

值得一提的是,为了引导和培育市场,永续债受到监管层一系列政策“呵护”:银保监会扩大了保险机构投资范围,允许其投资永续债等资本工具;财税部门已经明确了永续债的会计处理,很快还将明确永续债的税收处理;人民银行创设了央行票据互换工具(CBS),并将合格的银行永续债纳入央行担保品范围,以促进提升永续债的流动性和市场接受度。

“监管层政策的初衷无非是降低银行永续债的发行阻力,例如通过CBS,不仅大幅增加了银行永续债的流动性,也降低了发行成本。”上述投行人士认为。

一边是监管政策的强力支持,一边是中国银行的成功首发,业内人士预计,作为我国商业银行补充一级资本的新型工具,银行永续债推广在即,发行规模将得到释放。杨荣预计,缺少其他一级资本的其他银行也将陆续公告发行永续债,尤其是除了中行以外的其他三大行,预计发行速度将加快,中长期来看,规模有可能达到万亿元以上。

银行资本逆周期调节受关注

《意见》中还有一处新表述颇具新意——“从宏观审慎角度对商业银行储备资本等进行逆周期调节。”如何理解逆周期调节?可能的实现路径会是怎样的?受访专家认为,逆周期调节银行资本的逻辑是:经济上行周期调高资本要求,经济下行周期调低资本要求。并且,逆周期调节银行资本的实现路径,可以通过调节储备资本及MPA考核中宏观审慎资本充足率的参数来实现。

在曾刚看来,由于银行资本充足率具有很强的顺周期特征,在经济下行周期,风险资产规模相对更多,即使资本金不变,资本充足率也会下降,这会进一步压缩银行信贷投放能力,造成经济进一步紧缩;反之亦然。因此,在当前经济下行压力增大时,监管层应降低银行的资本要求,释放其放贷能力。

“目前还未推出逆周期资本的实施细则。”中国银行国际金融研究所研究员熊启跃表示,当前宏观调控的主要意图是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以提升银行支持实体经济的能力,推出新的强化资本监管政策与宏观调控初衷不符。“是否会降低现有资本要求还有待明确,因为调整储备资本比较罕见。”熊启跃说。

此外,《意见》提出,“支持金融机构通过资本市场补充资本。加快商业银行资本补充债券工具创新,支持通过发行无固定期限资本债券、转股型二级资本债券等创新工具补充资本。”据悉,下一步,或将有两项重要政策举措出台,以支持资本补充债券发行:一是拓宽资本补充债券投资者范围,研究柜台发行;二是探索发行转股条款的永续债和二级资本债。

“通过债券市场补充资本,在不同资本工具条款设计方面还有很多可以探索的地方。” 潘功胜表示,下一步,央行会进一步优化条款设计,完善资本补充债券触发条件和损失吸收机制,探索发行转股条款的永续债和二级资本债。并且,研究推动商业银行资本补充债券在商业银行柜台发行,允许合格的投资者和高净值个人投资者投资。

可以预见,除永续债外,银行其他资本补充工具的落地速度也有望加速。从审批进程来看,目前有规模约1945亿元的银行资本补充计划已经获批。

注:文章转载自中国金融新闻网,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谢谢!

版权所有 ? 海洋之神官网 皖ICP备12061520

皖公网安备 34011102001418号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